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鹤舞昆山

温暖同行,真诚相伴

 
 
 

日志

 
 

【汪国真现象】汪国真现象批评  

2015-04-27 12:41: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左春和《汪国真现象批评》

      【汪国真纪念】汪国真现象批评

        即便在我伤痛的青春岁月,我也是抵制汪国真的《读者》腔,因他不符合淋漓着鲜血的生命经验,不能为我的绝望提供绝望。我当时认为,他的诗是奥斯维辛之后的罪恶,把想像拉向远方并不能切断历史的狂妄,甚至会走进历史的遗忘。他在今天作古,在普遍的生命意义上应该为其哀悼,生命珍重,不可重复。但在诗歌本质和文化心理上应该梳理和检讨:选择汪国真与之后选择余秋雨、于丹的大众文化心理并无二致,也是文革式大众乌合文化心理运动的逻辑延续。这都是因为缺少独立判断的个人,文化暗示以诗意化浅薄的审美延展,完成了对于直面真正人生的否定,今天的社会仍然在承受由自己设置的代价。

1,汪诗流行与所有流行的文化形态一样是一种大众文化现象,大众文化的特点是即时消费,扁平化、快餐化正是大众文化接受的消费依赖。

2,考察他诗歌的流行年代正是一代青春希望的破灭之时,这种港台腔、《读者》味的诗歌正好是一种精神幻觉,避开了对于残酷现实的正视。

3,九十年代也是文学已死的年代,这个时候经济学已经登场,在全民化的物质狂欢中,汪的诗歌带来一种虚假的清新,成为与时代主流文化相对的另一种选择。4,在九十年代,文化产业开始登场,某种程度上,汪诗的流行也是文化产业的结果。这是与严肃文化相对的另一种大众文化消费业态,它的消费号召恰恰是对深度的消解和抵制。

 5,至今为止,真正的诗歌界和诗人都不会在文本上接受汪,因为他的诗歌不具有深度的生命经验的个体传达,语言本身也不具有诗歌应有的张力和劲道。他的诗歌远远落后于现代汉语诗歌的发展,更无法在现代美学标准中进行评判。

6,汪诗的流行也是后极权社会的独特文化现象,虽然不是政治权力的规划和安排,但在实际效果上具有维稳作用。时代的巨大伤痛,情绪与迷茫极易在自我放逐中逃避现实来越过现实,一代青春在放弃与权力的对峙中耽溺于生存焦虑的渊薮。这时候,汪国真的出现以他对精神的浅表性安抚,让一个思想退场的年代笼罩起让人依赖的精神雾霾,从而完成了与权力同构。

 

【汪国真纪念】汪国真:挡不住的青春   

 

 
下载LOFTER客户端

 刘桂明导语:

        汪国真先生不幸英年早逝,真可谓天妒英才。作为与他相识二十多年并曾多次得到过他巨大帮助的老友,震惊之余,翻出了往日的照片,也翻出了往年的文章。

       二十多年的往事,历历在目,涌上心头……

 

 

                                                 汪国真:挡不住的青春

                                                            文\刘桂明

 

                                   汪国真:挡不住的青春 - 刘桂明 - 刘桂明的博客

能够认识你,真好

       作为一个诗人,汪国真的出现,似乎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奇迹。      

       自1990年以来,汪国真以数十种版本、销量达200万册的作品集及大量的诗卡、磁带、字帖等,征服了许许多多一样年轻的读者。于是,有人称他为“诗坛王子”,是“缪斯钟爱的男人”。

       现在,对于敬佩、推崇、膜拜汪国真的这一代年轻人来说,他的名字已不再只是他本人的代号,而是一种风景,一个故事,一股热潮,一种人生哲学的名称。

       然而,对于略显寂寞,却不甘冷落的诗坛来说,他的名字又成了一个焦点,一种现象,一个目标,一种效应,一个人人可以进行攻击的天敌。

       汪国真,一个猜不透、解不开的谜。

       你何以能写出这么多这么美这么真这么深刻这么潇洒的诗?

       你何以能让诗坛如此激动又如此出奇的平静?

       你何以使这么多的人爱你、拥你、念你、恨你、骂你、咒你?

       一个谜团,一个诱惑,让我走进了汪国真的空间,一间书房、卧室、会客和写作四合一的小房间。

       汪国真,能够认识你,真好!

 

你来,清风就来

       20世纪80年代初,中国诗坛发生了一场爆炸。当时,一批年轻人就像蒙面客一样突然闯进了一个古老和谐的领地——一大批令文学界惊骇万状的“谁也不懂的”朦胧诗公开登上了中国诗坛。

       然而,爆炸的硝烟散去之后,中国的诗歌却走向低谷,朦胧诗也一再受挫。于是,诗不值钱了,诗集不好卖了,诗集出版也要自费了,台湾女诗人席慕蓉的诗红遍大陆竟无敌手了……

       不料,日历翻到90年代的第一个春天,中国的诗坛又发生了一场爆炸——寂寞里略带点荒凉的诗坛正掀起一股旋风,—股追求真诚、弘扬青春的“汪国真热”。

       不同以往的是,汪国真是“第一个由读者推出来的诗人”,因为他的诗,不是先由出版社出版,而后在读者中流传的。他的诗,是先在读者中以手抄本形式传播,而后被出版社发现才出版的。

       这位被读者誉为“诗坛王子”的青年诗人,祖籍厦门,1956年生于北京,1982年毕业于广州暨南大学中文系,分配在中国艺术研究院,现任《中国文艺年鉴》编辑部副主任。从1984年下半年步入诗坛至今,他以300多首诗换来了2万多封读者来信对“汪国真诗”的热爱。

       ——有读者在信中说:“读你的诗像品味一杯浓浓的香茶,回味无穷;又像喝一瓢山泉,沁人心脾;像一幅山水画,像一首小夜曲。我们在填写‘我最喜欢的诗人’一栏时,不是席慕蓉,也不是徐志摩,而是你——汪国真。”

       ——有读者来信说:“我喜欢你诗中散发的清纯、向上的气息,她没有做作的雕琢,也没有悲观的忧郁。那份真诚,那份美好,看了不由人不喜爱……”

       ——还有读者在信中说:“你的诗没有前些时候风行一时的朦胧诗、新生代诗的故作高深,晦涩难懂,而是以格言式的语言或是优美流畅的语句,描写当代青年人的喜怒哀乐,抒发青年人的真情实感,给人以向上的力量。”

       ……

       幸运的诗人也承认:我之所以能够得到这么多读者的厚爱,是因为他们从我的诗里感觉出我是用一颗真诚的心灵,在同他们进行平等的对话。没有真诚,也就没有我的诗,也就没有读者对我的诗的厚爱。永远追求真诚,永远拥有真诚,这是我深深的心愿。

     你来,清风就来;你来,海潮就来。

     汪国真,寂寞的诗坛王国为你的到来而春风荡漾,同时也因为你的到来而掀起了一股风浪。

 

让白云去告诉后人吧

       痴迷汪国真诗的读者曾以极尽溢美之词褒扬汪国真的诗。不过,另一种声音却同样严厉:

        ——“汪国真有什么了不起,还不是读者抬出来的。他写的那是什么诗?连小儿写得都不如。倘若作古的李白、杜甫看到了,定会寒心得翻身坐起。”

        ——“汪国真一点儿也不真,是个大滑头,用一种虚假的真,廉价地迎合了少男少女的心。他的诗能引起轰动,还不是‘卓越的模仿’,其作品充其量不过是对‘港台歌词’匠心独运的翻版和名句格言东拼西凑式的堆砌。”

        ——“那些出自汪国真之手且分行写的东西与诗有什么关系?虚伪、苍白,无聊得令人感到窒息。”

        ——“汪国真的诗,一种媚俗。”

        ……

       不仅如此,更甚的是某地某些人还组织了一个所谓的“倒汪运动”,声称要将汪国真“骂倒骂臭”……

       也许寂寞是一种默契,也许平静是一条协议,因而,汪国真的到来却打破了这种寂寞与平静,甚至搅得诗坛天昏地暗,怨声载道。

       综观各种声音,对汪国真诗及其本人的不满与不平大概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有一种指责说汪国真在进行一场行骗运动。按照这种观点推而论之,不仅汪国真在骗人,而且出版社也在骗人,广大读者也在骗人。受骗的是谁呢?受骗的是旧日诗坛大大小小的“山头”,出诗集还要自费的现代派诗人们。其实,就汪国真诗的读者群来说,除了极易沉湎于青春幻想的以中学生为主体的“青春期读者群”之外,毕竟还有许许多多的阅历渐次深厚、具备各种审美层次的青年读者、壮年读者、中年读者和老年读者。

       其次,有一种对汪诗的否定意见认为,他的诗也太浅薄,太幼稚,太通俗,没有文学价值,经不起时间考验。确实,汪国真的诗淡雅、娴静,宛如一株娇柔清丽的含羞草,给人以感伤时的慰藉、迷惘时的启迪、缠绵时的鼓励、郁闷时的愉悦,这有何不好呢?诚如汪国真本人所言:“在诗歌的题材和内容上,我不写应景的诗歌,我愿写那些人类感情世界较普遍的永恒性的主题,例如爱情、友谊、事业等。一百年后仍然有人会失恋,会遇到送别的场面,那么,我的诗就会长久地存在。”所以,我们有什么理由又何必要去强求一株含羞草,必须同时兼备梅之韧劲、竹之挺拔、牡丹之富丽、石榴之火热、抑或雷击木石之悲愤警世呢?还是孙犁老前辈说得好,文学是必须而且应该“取信于当世,方能传信于后世。”如果都让颇有“文学价值”的作品尘封起来去打动百年之后的读者,而让今日的诗坛荒芜一片,还有什么意义呢?诗歌是一门最易产生流派的文学品种。既然能允许异彩纷呈的流派存在,为什么就不允许一种“汪国真”式的风格存在呢?再说,青年朋友们常年迷恋于琼瑶、三毛、席慕蓉,潮涨潮落,港台风靡,走红抢手,为什么大陆广阔而变幻不定的阅读市场不能有大陆人自己的一个或几个热区呢?

       最后,还有一种人紧紧抓住汪国真写诗之前的活动大肆攻击。汪国真经常应邀在许多大专院校进行演讲并不时地参加一些签名售书活动,这既不违人情,也不悖常理,却不时有人指责为“好出风头”,说是诗人“应该甘于寂寞,不必抛头露面,更不必出风头,抢镜头,不务正业”。于是,当汪国真参加电视主持人决赛在中央电视台以及在“综艺大观”文艺节目中亮相后,有人就说诗人不该自己破坏自己的形象。似乎,作为诗人就应该是永远神秘的象征。更有甚者,对于社会上传说的“诺贝尔奖风波”更是揶揄谩骂,横加诅咒,“汪国真不知天高地厚,简直是目空一切,夜郎自大,狂妄至极。”

       对于这个问题,作为当事人,汪国真作了一番回忆:“我应邀到过北京和各地几十所高校,不止在一所高校遇到过这样一张条子:‘汪老师,您有没有想过为中国夺得第一块诺贝尔文学奖章?’我该怎么回答?‘没想过’?这不是实话;‘无可奉告’?一句外交辞令;说:‘这不是我目前考虑的问题’吗?大学生最不喜欢的是躲闪。面对那些希望听到我心里话的学生们,我说:‘我想过,并愿意为此努力。’没有想到的是,这样一句在特定环境下说的不算什么过分的话,竟在以后掀起轩然大波,闹得满城风雨,我至今不知道这样的回答有何不妥。”

       笔者认为,这种心态是一种传统文化的历史积淀。也许人们都还在用传统眼光像看待老一代诗人一样去看待新一代诗人,然而,新一代诗人在很多方面显然与老一代诗人有明显的区别。首先因为他们的心很年轻,更有激情,更有意趣,知识面更广,眼光更敏锐。我们为什么要强求新一代诗人还要像从前一样隐居于人后,除了作诗还是作诗呢?况且,汪国真又与绝大多数人不同,他人过而立,却依旧年轻,心灵没有与身躯一道被岁月磨出老旧的痕迹,日子只是让他充满激情的情怀更加充满激情。当然,汪国真本人也有其苦衷:他应邀参加了各种各样的社会活动,有人就在背后指指点点;若他不去,又要受到“难请”和“摆架子”的指责。这就使得汪国真进退维谷,两头为难。可见“名人难做”的烦恼又一次得到了体现。难怪汪国真本人要说,我最怀念未成名前那平静的日子,而最受锻炼的是成名后的那段时光。

       我要说的是,汪国真,青年读者依然对你一往情深,依然喜爱你的诗。你就大胆地往前走吧,无需叮咛海浪,无需嘱咐礁石,向着太阳走,让白云去告诉后人吧!

 

怕只怕爱也是一种伤害

       感情上的事,常常说不明白。作为诗人的汪国真,如今不仅有许许多多的读者在默默地念叨着他的名、他的诗,也有许许多多的青春少女在默默地深爱着这位“诗坛王子”。汪国真的情感世界与他人一样,既有初恋时的挫折,也有恋爱季节的美丽。尽管今年是他的本命之年,36岁,在社会上许多人看来已经不小了,是名副其实的大青年了。他说,在这个问题上,有不少人向岁月投降,我希望我能比岁月更坚强。婚姻是一种约束,如果我不是真正地去爱一个人,我不会因此而失去自由。

       面对众多求爱者,汪国真说:“我不介意以一种什么方式认识女孩子无论是来信,社交场合,来访者……主要是找一种感觉。”

       这种“感觉”是什么呢?

       也许是汪国真太认真,生活又并不那么富有诗意。于是,直至今天,汪国真还没找到这种“感觉”,还是孑然一身。

       其实,他本人也并不希望长期维持这种现状。

       不是不想爱,不是不去爱,怕只怕爱也是一种伤害。

 

只要青春还在

       只要热爱生命,一切都在意料中。

       对于汪国真来说,何尝又不是如此呢?不论是成千上万读者的青睐和崇拜,不论是大大小小诗人的品头论足,不论是别有用心的人身攻击,都让诗人感受到成功的喜悦、流言的困扰、人生的沧桑和诗的浪漫。

       成了名人的汪国真依然不失独特的清醒,他说:“我不是天分极高的人,不是才华超群的人,不是修养很深的人。我知道,论天分,我在许许多多的青年人之下;论才华,我在许许多多敏捷的作家之下;论修养,我在许许多多严谨的作家之下。”

       现在,汪国真成了一股风潮,一股挡不住的青春。只要青春还在就需要真诚、激情、渴望、火热、辉煌,就需要诗,需要诗的浪漫、诗的感觉。

       很幸运,我们有一个汪国真。

       很遗憾,我们只有一个汪国真。

       我们应该珍惜和爱护汪国真,我们也应该希望和呼唤更多的汪国真出现。

       我们既不应该贬黜百家,独尊汪诗,我们也不应该鼓吹百花齐放,却独贬汪诗,甚至倒汪、咒汪,进而人身攻击。

       实际上,汪国真不是别人,不是几个人几篇文章就能吹捧起来的,不是几个人几篇文章甚至几个权威几句话就能推出诗坛的。

       因为,这是一股挡不住的青春。

       汪国真就是汪国真。

       汪国真还是汪国真。

       汪国真总是汪国真。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